牛市之家 首页 财经 查看内容

仅三家公司被罚没180万,金融租赁管制初显成效!

2019-7-13 15:22| 发布者: 文海拾贝| 查看: 119| 评论: 0

摘要:   在监管重拳整治的情况下,金融租赁行业乱象已得到初步遏制。7月11日,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后发现,2019年以来仅有交银金融租赁、北部湾金融租赁、太平石化金融租赁三家金融租赁公司接到了罚单,三家机构合计罚没180 ...
  在监管重拳整治的情况下,金融租赁行业乱象已得到初步遏制。7月11日,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后发现,2019年以来仅有交银金融租赁、北部湾金融租赁、太平石化金融租赁三家金融租赁公司接到了罚单,三家机构合计罚没180万元,较去年同期有所减少。金融租赁行业野蛮式增长大势已去,在行业整体发展较为低迷的情况下,各家金融租赁公司的业务活跃度都较前几年下降了不少,高速增长态势已然不再。面临强监管与风险压力,金融租赁公司应该如何选择适合自身的发展路径也成为值得思考的问题。

  罚单数量、金额齐缩水

  “监管从严”已经成为了金融业内的主旋律,经过了两年多的整治,银监系统对金融租赁公司罚单开出的数量明显放缓。7月9日,上海银保监局对交银金融租赁开出了一张罚单,该公司因2017-2018年,对某不动产租赁物未办理权属转移登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第(五)项、《金融租赁公司管理办法》第五十八条,上海监管局要求其责令改正,并处罚款50万元,做出处罚决定的日期是6月28日。

  这也是开年以来第三家“吃”罚单的金融租赁公司。此前的6月4日,北部湾金融租赁被广西监管局罚款80万元人民币,该公司被罚的事由是“接受承租人无处分权的公益性资产作为售后回租业务的租赁物”。

  5月20日,太平石化金融租赁因“未能通过采取有效措施及时发现并纠正用印制度执行不严、员工利用职务便利与他人违规经济往来,员工行为管理严重不审慎”等问题被上海银保监局责令改正,并处罚款50万元。不过,上述处罚的违法事实发生时间较早,在2015-2017年。

  步入2019年,银监系统对金融租赁公司开出的罚单数量明显放缓。时间线拉长来看,2018年同期,银监系统对金融租赁公司开出7张罚单,2018年全年金融租赁公司共接到9张罚单,其中涉及国银金融租赁、招银金融租赁、山东通达金融租赁、江南金融租赁、兴业金融租赁、农银金融租赁、湖北金融租赁7家机构,上述7家机构合计罚没485万元。而2017年全年,针对金融租赁公司的罚单数量为13张。

  对于金融租赁行业罚单放缓的原因,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何南野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一方面是过往严监管对于行业整肃的效果在不断显现;二是行业整体发展较为低迷,各家金融租赁的业务活跃度都较前几年下降了不少,野蛮式增长成为过去。

  高增长时代不再

  随着2018年融资租赁行业由商务部、银保监会分别监管转变为由银保监会统一监管,再加上经济环境的低迷、企业盈利的下滑,金融租赁行业高速增长态势已然不再。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目前已有25家金融租赁公司在中国货币网披露2018年财务数据。在资产规模上,金融租赁公司体量普遍较大,第一梯队中较早成立的工银租赁、国银租赁、交银租赁的资产规模均超过了2000亿元。处于第二梯队中的民生金融租赁、建信金融租赁、华融金融租赁、兴业金融租赁的资产规模也均突破了1000亿元,分别为1738.48亿元、1473.86亿元、1244.58亿元和1281.35亿元。第一、第二梯队中“银行系”金融租赁占据主力地位,第三梯队中例如西藏金融租赁、邦银金融租赁、皖江金融租赁等公司的资产规模主要在200亿-600亿元之间。

  从各家公司净利润的变化幅度来看,25家金融租赁公司增速放缓,业绩分化较为明显,具体来看,工银金融租赁净利润虽然达到了32.15亿元,但仍较2017年同比下降了9.89%。华融金融租赁的利润总额也从2017年的21.8亿元缩减至2018年的21.68亿元。而皖江金融租赁2018年的净利润未达1亿元,为0.76亿元。与2017年比较来看,信达金融租赁降幅最大,净利润从2017年的5.5亿元同比下降了67.09%至2018年的1.81亿元。

  “除了金融租赁,金融业整体都在进行严重的业绩分化,这主要在于野蛮生长的好环境已经过去了,增量的快速增长机会已经大幅减少,现在金融业各类型机构都进入存量的激烈竞争时代。与此同时,随着内外部经济环境的低迷与恶化,风险事件层出不穷,很多公司因为风险事件而遭受到监管重大处罚、利润大幅缩减的后果,甚至导致公司业务一蹶不振。因此,资金实力更为雄厚、资源背景更为深厚、风控能力更为严密、综合服务客户能力更强的金融租赁公司方可脱颖而出,因此,头部金融租赁公司优势将不断凸显,尾部公司则面临越来越严重的生存危机,业绩分化快速显现。”何南野说道。

  应调整业务布局以及客户目标

  随着监管越来越严格,金融租赁很多业务都因为合规或者风险较高而开始暂停,这也影响着行业的快速增长。5月17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巩固治乱象、成果合规建设”工作通知》,要求各金融租赁公司开展合规建设工作,其中包括违规开展房地产业务;违规向地方政府及融资平台提供融资、股东滥用权利,损害公司利益;薪酬管理制度不完善或执行不力;关联方识别不到位,违规通过关联交易输送利益等问题。

  面临强监管与风险压力,金融租赁公司应该如何选择适合自身的发展路径?资深金融分析师毕研广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金融租赁的业务发展在现阶段确实遇到了一定的阻碍,这个阻碍来源于金融租赁本质。“金融租赁业务属于传统金融业务,受制于现在大环境的影响,租赁市场较为不景气,租赁物、固定资产价值缩水,或者承租人出现风险。金融租赁如何顺应当下的发展,最为重要的一点是要调整业务布局以及客户目标。现在,大部分的金融机构开启大零售、转向小微企业。那么,针对小微企业融资或者制造、加工型小微企业,金融租赁可以更好地借助‘租赁模式’服务他们。”毕研广谈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牛市之家 ( 鲁ICP备16035715号-8 )

GMT+8, 2019-8-24 18:17 , Processed in 0.028047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